当前位置 : 78兔新闻网 > 军事新闻 > 正文

霓虹之上,风王岐山父亲是谁 雪是你平淡是你

发布时间:2019-11-11 19:31丨编辑:78兔新闻网丨访问:

  这里是边陲,是地域的边界、人际的边缘,两者叠加,是对战士们双重的考验。

  严酷的环境,让云南籍战士黄坤在这里迅速走过了“惊喜、平淡、怀疑、释然”的心路。

  群山间处处是“灯塔”,照亮边疆天空

  还有一年,山上突降大雪,封住下山的道路。可就在当晚,站里的两个电机都烧坏了。为了不影响工作, 12名党员组成先锋队,用门板架上烧坏的电机送往山下维修,接到协调的另一台电机后,热水都没顾上喝一口,又连夜赶回了站里。

  出不去,就不能到阵地上开机,李班长毫不犹豫冲向另一侧窗户,拼命挤了出去,在雪地里连滚带爬扑上阵地,终于按时开机。

  4月下连,7月上岗,斗风沙、忙战备、练本领……连队的照顾,战友的扶持,让从小缺乏关爱的王荣感受到了来自战友的情谊。在这令常人“闻风丧胆”的妖魔山上,在恶劣的自然环境中,他找到了家的感觉。

  李官元说,在这个贫瘠的山头上,他悟出了一个道理:只要心里不苦,什么苦都不苦。

  在青年峰雷达站,半年的封山雪、四季的妖魔风、肩扛的重担子、先辈的荣誉史,让官兵们紧紧地凝聚在一起,形成一个团结、紧张、严肃、活泼的大家庭。

  “苦虽苦,不过战天斗地乐无穷。”来自江浙富庶地区的李官元,一开口就谈苦,眼睛里却带着笑意,在他看来,当兵,就要到这样的地方来才够味。

  这里很遥远,这里也很纯净,当青葱少年青春不再却依然还能笑容满面,他们也就拥有了一枚顽强不屈的灵魂,他们将永远保持这份荣光,并照耀余生。

  山道、站部大楼、操场、雷达阵地,偌大的妖魔山,留给官兵们的只有这几块“安全区”。

  汲取着养分,这个朴实的“雷二代”,在青年峰上茁壮成长。刘昊鹏说,原本准备“锻炼两年就走”的陈杰正在抓紧学习,准备报考士官学校……“连队有许多老兵,都是在吃过苦后,反倒下定了长干的决心。”

  雷达工程师陈森,刚刚在“跑战备”时丢失了他的第3顶迷彩帽。

  也许很多人听来,这已经充满了“传奇”色彩,可是对守在这里的军人来说,却是再普通不过的生活。

  操纵员张俊文还记得上次回家相亲的尴尬,女孩远远打量了他一眼,调头走了,媒人转述姑娘的担忧:“得多艰苦的地方才能磨出这样一张脸?”在山上待了12年的上士李韩旦,听完张俊文的遭遇笑了:“咱这样的脸,越老越显年轻哈!”

  山头上,常年刮七八级大风,风里夹着细沙,打磨一切裸露的事物和人。“追迷彩帽”和“挨石子打”是每个新兵的必修课,有时训练遇上狂风,遍地都是“捂着脸追着帽子跑”的人。

  “面条是一根一根的,吃了面,就算把根扎下啦。”给每个过生日的官兵煮一碗面,是雷达站的传统。列兵王荣的生日恰逢中秋,因为父母常年在外打工,他第一次过生日,还是去年新训旅里班长帮忙操持的。

  “就差一秒没捂住啊。”一时“失手”的老兵心有不甘:“要不是急着上岗……”

  那年春节,暴雪连续下了一周,山上的积雪厚达1米,从岗楼到山道路口处长达50米的地方,风吹雪形成了2米高坚硬的雪墙。

关键词: 平淡之上风雪

本站内容除注明原创以外,均收集于互联网,仅供学习与传递信息之用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及时处理!

分享:

相关推荐